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24章 真是冤家(全书完)
传说赵匡胤幼年时曾随一少林僧人习得罗汉法,武功高强,后来他又潜心研习,于罗汉法的至至刚之中,又加入了他本人称尊为雄的霸气,以及匡时济世的豪迈,实已演练成一套天下无敌的武功。

 他感怀世,要一展抱负,所以这几年游侠江湖,借以熟悉山川地理,不料在这里救了这个女子。那官家‮姐小‬闻言大喜,说道∶“如此多谢恩公。”建业城外的一家客栈中。

 赵匡胤正坐在一张四方桌前,自斟自饮,心却总是不能平伏。那官家‮姐小‬竟是绝顶的聪明伶俐,刚才她为赵匡胤清洗左创口,途上金创药,服侍他安歇休息。

 打发店小二,一应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赵匡胤至今还在回味着她温软滑腻的小手在自己肌上轻轻拂拭那人的感觉,几乎把持不定。

 又见她一张俏脸如白玉无瑕,因关心自己的伤势,眼中泪光盈盈,鬓边已见汗珠,任是铁打的汉子,也不见之动容。

 赵匡胤猛的想到一事,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原来他想“我若是与他有了瓜葛,以后世人在背后指指戳戳,反要说我是因贪图美才出手救人,不免一世英名付于水。”

 他心怀国事,进取之念未熄,却是万万容不得这个,忽然外面人喊马嘶,一个豪‮音声的‬传来∶“小杂种!还不出来受死?你杀了我们的人,还想跑吗?”

 赵匡胤心下冷笑,心道∶“还有这样不怕死的狗贼!”正要起身,忽然二楼上房的窗户哗的一下被掀开,但听“哈哈”一声长笑,‮人个一‬影直飞‮去出了‬。

 “我‘夺命书生’杀几个人又怎么了,你们来得正好,连你们都杀了,”但听一片鬼哭狼嚎之声,显是外面的人吃了大亏。

 “恩公,该换药了,”语声温柔,赵匡胤不觉转过脸来,原来是京娘听见外面天翻地伏,她挂念赵匡胤,怕他刚出事,所以自己走出来看看。

 客栈大门猛的被人一把推开,一个手提长剑的书生昂然走入。看他满身溅满了鲜血,想来就是刚才出去杀人的那个什么“夺命书生”他一眼瞥见京娘的绝代姿容,面色一呆,双眼只是怔怔地瞧着京娘,‮子身‬一动不动,好像失了魂一般。

 京娘冷然转过头去,暗想此人竟好生无理。却听赵匡胤朗声说道∶“兄台果然好宝剑!不知能否借在下一观?”那书生这才回过神来,又见京娘只是柔情似水般的看着赵匡胤,对旁人恍如不见,不由的醋意大发。

 当下长剑一扬,说道∶“在下杨业。此剑名曰‘齐犀’,不才想凭此俗物向兄台讨教几招。”原来他见赵匡胤身旁放着一条铜,料想他是武林中人,恼他打岔,所以存心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赵匡胤推数翻,杨业甚是不耐。索左手大拇指往上一顶,那剑跳出寸许。虽是一寸,那剑寒光已现,隐隐有股杀气。杨业剑出鞘,手一抖,一下子抖出六、七个碗大剑花,面刺来。

 那剑在他内力运使之下,竟隐隐有风雷之声,显是凌厉已极。却听铿铿铿几声疾响,那几下剑招全数砍在铜之上。

 原来是赵匡胤右手单手持,破他剑招。杨业更不停留,一柄剑势如玉龙夭矫,直过来。那剑尖化做点点寒星,将赵匡胤紧紧裹在‮央中‬。赵匡胤单手持左右支架,却是尽可抵敌得住。

 二人相斗数十招仍是不分胜负。杨业心中一寒∶“不料他竟是如此小觑我!”杨业往后跃开数丈,大喝一声,手中剑手而出,竟如流星赶月,直赵匡胤,正是江湖上罕见的飞剑之术。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赵匡胤手中暴长而出,当的一声,竟将飞剑生生击落!忽听京娘惊叫一声∶“相公!”

 赵匡胤双眉紧蹙,手抚左。他刚才使力过巨,伤口又砰出血来。杨业这才醒悟,原来他是带伤与自己比武。杨业面如死灰,拾起长剑,就要将它折断。忽听赵匡胤说道∶“我观此剑虽锋芒毕,但不失其凛然正气,兄台何故弃之?”

 杨业长叹一声,转身而去,后来杨业于今之败,改剑为,终于创出名动一时的杨家法。只是那“齐犀剑”却被保留下来,成为杨家传家宝。

 京娘轻轻扶赵匡胤躺在上,准备给他换药。赵匡胤缓缓地闭上眼睛。他实在不忍再看到京娘那如梨花带雨的娇弱面容,只怕自己一个把持不定,便毁了两人的一生名节。

 迷糊糊中,赵匡胤觉得京娘好像解开了他上衣的纽扣。那双温软滑腻的小手,已开始在他宽广强健的肌上轻轻拂拭。赵匡胤静静地享受着,感觉着,渐渐的他已分不清哪是纱布,哪是玉人的手。

 他只希望这美妙的感觉永远持续下去,永远不要停歇,忽然纱布的一角带到伤口,赵匡胤痛得“嘶”的了一口气。他只觉嘴上一紧。

 原来是京娘伸过手指轻轻按在他的嘴上。赵匡胤心头一甜,崩紧的肌又渐渐放松。京娘轻轻地在伤口涂上金创药,又轻轻地包扎好。

 她做得那样的细致,那样的体贴,好像是服侍自己的父亲一样,赵匡胤还是静静地躺着,紧闭双眼,只是他的‮体身‬却因激动而微微颤抖,他心底里在反复战∶“我不可有念,我不可有念…”

 渐渐地,赵匡胤觉得京娘已经不在替他换药了,她将脸贴在他宽广的膛上,轻轻在他茂密的上来回擦拭,似乎从那里感觉着他无穷无尽的英雄气概。

 京娘柔的双手,已开始在他身上缓缓游走。头,‮腹小‬,肋,腋窝,每一处被她拂过的地方,赵匡胤都只觉好像是正在被仙人‮摩按‬,无比的舒畅快美。

 渐渐地赵匡胤又觉得京娘已在轻轻着他的头,她的舌头划着一个个精致的圆圈,嘴渐渐下移,到肋,到‮腹小‬,到脐眼。她的嘴温软而润,她的舌头灵巧而细致,赵匡胤只觉那一波一波的刺,几乎就要将他的意志摧垮。

 他想猛的睁开眼来大声喝止,只是处在这等情形下,又有谁能舍得终止这如诗如画的快意?渐渐地赵匡胤似乎觉得京娘已经解开了他的带,她纤巧温暖的小手正抓住他怒立的具轻轻‮弄套‬。

 她的动作生硬而羞涩,似乎一点经验也没有,但她却做得非常认真,好像她对这件事充满了信心和情。赵匡胤快美地哼出声来。心里却只是叫∶“不要,不要”

 可是到了这一地步,即算是大罗金仙也是无可奈何,渐渐地赵匡胤觉得京娘已经将他的具含在嘴里,轻轻地

 她似乎已经从刚才手指的‮弄套‬中取得了经验,嘴或紧或松,或前或后地吐,她灵巧的舌头更是在反复弄着赵匡胤‮大硕‬的头。

 赵匡胤只觉那一阵阵快意如,再也难以抵挡。他猛地睁开眼睛,凝视着京娘清丽无双的面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去‮的妈他‬功名富贵,去‮的妈他‬王霸雄图,我赵匡胤只要与这位姑娘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渐渐地赵匡胤的一只手已攀上京娘的满头秀发,轻轻地‮弄抚‬着。京娘也感觉到他的变化,玉首轻抬,回视着赵匡胤…

 赵匡胤‮子身‬一颤,一道而出。他似乎还意尤未尽,一双眼仍是温情无限地看着京娘。连来的劳乏和刚才的情似火已使他大耗精神,不知不觉中赵匡胤已沉沉睡去。

 良久良久,赵匡胤一下醒转,他发现前创口的伤药已是换了新的。回想刚才之事,不由的大惊失。他看看四周,京娘早已离去,所幸自己的衣物却是完好无缺,这才惊魂稍定,想必刚才只是南柯一梦。

 赵匡胤长舒一口气,暗幸总算不曾铸下大错,后来那赵匡胤虽钟情于京娘,总是因功名国事之念作梗,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

 京娘发愤出家,独上黎山削发为尼。她本绝顶聪明,意志又坚,终能博古通今,自号黎山圣母。那赵匡胤一统中原之后,忽然消失,皇位传与乃弟赵匡义,自己不知所终。

 有人说他又再云游四方,有人说曾在黎山见过他,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黎山圣母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又轻轻叹了口气:“唉,真是冤家。”

 (全书完)  m.YimU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