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20章 只见裑着紫衫
萧延德这时已经顾不得穆桂英,指挥着辽军登上城墙,杀散了成一团的宋军,打开城门,城外的辽军一拥而入。边关终于失守!***且说韩延德命人把穆桂英和杨排风扣在木板上,当着众宋兵肆意凌辱,心中得意之极。

 他是穆桂英手下屡败之将,心中既愧且恨,这口气也憋得久了,这翻竟能将这个生平大敌拖到两军阵前痛加折辱,总算出了中一口恶气。

 何况他本非人,更晓兵法,心知宋军对穆桂英敬若天神,见她如此惨状,必然士气大堕,自己乘机攻城,边关唾手可得,此时韩昌已死,自己是一军之主,这征服南蛮的不世大功,舍己其谁?

 想到得意处,韩延德不犹乐得哈哈大笑。当下鞭梢一指,大声喝令:“给我冲!先登城者赏黄金万两,‮女美‬百名!”众辽兵连来目睹了这两大美人女将被恣意凌辱,更见识了王守辉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实是眼界大开。

 只是辽营中军规本严,韩延德有令在先,众军士也不敢来碰两位女将。但他们因连征战以来压抑已久的兽早已如火山般爆发,这时听得韩延德的功城令,一个个都变成了豺狼野兽,只盼打进城去,好对南蛮‮女美‬实施他们刚学会的SM术。

 韩延德话音未落,众辽兵已发一声喊,如水般冲向城门。穆桂英美貌聪明,又兼文武双全,一向在宋军中享有极高威望。

 这时宋兵见她今竟被当做妇‮狗母‬般作,如丧考媲,一个个愣在当地。如今见辽兵杀到跟前,哪里还有勇气抵抗,一个个狼奔豕突,做一团。

 辽军如入无人之境,竟如砍瓜切菜一般,宋军纷纷倒地。杨宗保大急。他虽是将门之后,到底仍是公子哥儿,并非铮铮铁汉。

 平时军中事务,大半还是靠穆桂英处理,自己并无应急之才。眼看边关不守,杨宗保已知今杨家将一败涂地,又心伤爱受辱,只觉喉头一甜,大口鲜血出,倒撞下马。众亲兵惶极大叫“保护杨将军!保护杨将军!”

 一行人救起杨宗保,如飞而去。韩延德见宋军溃散,得意已极,往后一挥手,耶律虎已带领卫队冲进城门去了,这时辽军已在城中大肆劫掠,一时间女人的哭喊声,尖叫声响做一团,不时还夹杂着辽兵狂笑声,好像整个边关已经沸腾了。

 这时却有‮人个一‬,仍然默不作声。他守在捆缚穆桂英的木板旁,似乎另有所图。这人正是王守辉,原来,他王家向来与杨家是死对头,但自从穆桂英嫁入杨门,王家屡屡受挫,王守辉已恨之入骨。

 他从江湖败类口中得知,穆桂英昔年从师黎山圣母时曾练有玉女心经。她的元气,存于子血。只需在她行经之前,挖出她的子饮其经血,便可平空长一甲子功力,并可延年益寿。

 这月来他虽对穆桂英极尽凌辱之能事,却总是不伤她性命,其原因也是想一朝盗她元神。王守辉在辽营留心观察,已经算准今天午时是穆桂英行经之时。眼看时辰将到,料想她体内元气渐盈,王守辉绕到她身后,就要趁挖取她的子,饮其经血。

 此时的穆桂英,已经奄奄一息。连的‮磨折‬摧残,已使她的意志渐渐消退。刚才竟被一只狼狗污,更是对一向尊荣的她重重的一招心理攻击。她想挣扎,但手脚四肢被紧紧套在木板四角的铁环上,一切都是徒劳。

 她无力地俯伏在木板上,被铁环强迫屈起的‮腿大‬支得丰高耸。她茂密的早已被王守辉揪扯干净,强烈的阳光毫无遮挡地投在她满娇户上。

 她的两片大此时已无可奈何地向两旁大大张开,道内微微搐,一缕白浊的正缓缓地从深处出。

 这一切,似乎都成了这个女人刚刚被暴完的铁证。各位看官可能要问,以穆桂英的心刚烈,既知要被如此‮磨折‬,何不散功自尽,一了百了:问题的关键,也正在于此。

 最当初穆桂英与四个侍女扮做被掠村姑时,已自知这翻清白难保。只是她心系社稷,心想若能刺杀辽军大将,保住大宋江山,个人的一时之辱,算得了什么?后来她在辽营以清白之躯,主动引韩昌,也正是出于从全局的考虑。

 只是她却不曾料到,王守辉竟无巧不巧恰在此时赶到辽营,揭了自己的‮份身‬,但此时若再图自尽,不免为辽狗所笑。

 因此辽将虽对穆桂英百般‮磨折‬,她越是不肯自尽,何况她知杨宗保才力有限,自己一死,宋军顷刻而溃,自己的尸身反要受辽狗作践,同样于事无补。

 所以她虽身受诸般惨无人道的酷刑,仍强撑一口气,要寻机逃脱。王守辉绕到穆桂英身后,看着她高耸的部上累累的鞭痕,不觉又起念。

 这个女人实是王家不共戴天的大敌,王强与杨六郎争夺圣宠,最后惨败,不得不亡命辽国,其中一大半就是拜眼前这个女人之赐。

 王守辉对她恨之入骨,只觉她一千遍一万遍也不过份。这月来王守辉挖空心思想出各种办法对她痛加折辱,也实是中这口怨气憋得久了。

 王守辉别无他长,玩女人,却是他唯一所好。如何能令女人痛不生,如何能令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守辉了如指掌。

 这翻因是玩穆桂英,王守辉更加卖力,所用招术也是匪夷所思。穆桂英若不是练过玉女心经,这次便几乎折在他手里。

 原来王守辉忽然心想:大宋臣民都知道我王家败在杨家手里,如果这次我当着众宋兵的面将这个杨家媳妇肆意污了,岂不是可以洗血王家之?他从后面瞠视着穆桂英极度外翻的户,只觉那里孕育着无穷无尽的惑力。

 王守辉的大号具一下子迅速起膨,他感觉到有一股冲动,似乎就要立即拉下子,在众大宋百姓面前,一杆狠狠入穆桂英体内,永远征服这个一直骑在自己头上又令自己无可奈何的小

 王守辉虎吼一声,一下托起穆桂英高耸的部,部狠狠一,他的大号具已直贯入穆桂英毫无准备的道内。穆桂英这时已被‮磨折‬得神志渐失,突然受王守辉这么重重一撞,头部本能地一下子昂起“啊”的一声惨叫。

 她被铁环紧锁的双手因剧烈‮擦摩‬,竟蹭出血来。王守辉发疯般的狠狠,口中连连狂呼:“大宋臣民快来看啦,我着你们的穆桂英啦。死你,死你…”此时的穆桂英,四肢被紧紧固定在铁环上,半点也动弹不得,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王守辉每次贯入时本能地昂起头,发出一声声近乎绝望的哀鸣。

 王守辉看着这个平高高在上的仇敌在自己的‮暴强‬之下,竟也是如此的无奈和无助,心中的‮奋兴‬已达顶点。他只觉得每次入时头与穆桂英道内壁的‮擦摩‬,都给他带来了无上的快

 多年来他男的自尊心一直是因为穆桂英的存在而被深深地压抑着,压抑得他不得不频繁地找歌舞女发,以证明他仍然拥有男的象征…具。

 只是每次他想到穆桂英时,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奇怪感觉总还是得他透不过气来。如今他如愿了,当着这么多宋辽臣民的面,他…王守辉,正在将这个王家第一仇敌,也是他平生最可望而不可及的女人,狠狠地

 王守辉只觉自己雄的自尊心,已随着节节升起的快愈攀愈高,终于得到升华。王守辉‮子身‬一颤,已将一道全数在穆桂英体内。王守辉双手仍然抱着穆桂英的部,满头大汗的脸贴在穆桂英滑腻的背上,口中大声息。

 穆桂英已瘫倒在捆缚她的木板上,似乎已不醒人事,只是她被‮子身‬着的房还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显示着她还一息尚存。

 一道灼热的阳光投在王守辉脸上,他脑中醒了醒。猛然意识到午时已到,穆桂英马上就要行经,再不动手就晚了。

 他急急跳起,从袋中扯出一个小银勺,这是宫廷中挖女人子专用的。王守辉一手伸二指扒开穆桂英的部,一手已提起银勺,就要进穆桂英的道挖取子

 这时穆桂英还是静静地趴在木板上,一动不动,对即将面临的大难浑然不觉。王守辉素知穆桂英之能,虽然见她已明显失去了反抗力,仍是半点也不敢松懈。

 他加意凝神,看着银勺一寸寸移向穆桂英的道口。且说王守辉为盗取穆桂英的元神,要挖取她的子,饮其经血。

 只是他素来对穆桂英既恨且怕,虽见她如今已只剩下半条命,仍是战战兢兢,怕她又能突生奇变,他抓住银勺的右手因害怕而微微战抖,几乎把持不住。就在此时,远方山头上突然传来一声清叱:“师姐,我来救你了,”

 这一声入耳甚微,王守辉听来却如雷贯耳。他大吃一惊,手一颤,银勺掉在地上。但见远方一人一骑,如飞而来。王守辉终于看清,骑在马上的竟是一位清丽绝伦的美少女!这少女约莫十八、九岁,只见她身着紫衫,双峰微耸。薄薄的绿色绸包着她修长匀称的两腿分开跨坐在马背上。  m.YImU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