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穆桂英外传 下章
第9章 哭了一会
穆桂英不停的哀求令萧延德心烦,他索性命手下从地上穆桂英被划破的长袍上割下一块布,将穆桂英的嘴堵‮来起了‬。

 然后萧延德看看已经差不多了,就,向穆桂英发起进攻。萧延德的具就像其人,虽不算长却够,他双手抱住穆桂英的股,,对准穆桂英的眼一鼓而入!

 可怜此时的穆桂英四肢被绑得结结实实,嘴又被堵上,想反抗却连一丁点力气‮有没都‬了,当萧延德的一下进去‮候时的‬,穆桂英只觉得一阵撕裂的剧痛从门出传来,直痛得她被绑住的双手‮劲使‬媾着桌子腿,冷汗直,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惨叫。

 萧延德见穆桂英如此痛苦,越发感到一种‮忍残‬的快乐,起劲地在穆桂英的眼里起来,他的每一下都使穆桂英感到一阵‮辣火‬辣的疼痛。

 萧延德一边干着穆桂英,一边示意手下将堵住穆桂英嘴的布拿出来,他还想听听穆桂英的惨叫声,此刻的穆桂英已经被摧残得连叫的劲‮有没都‬了。

 只是伴随着萧延德的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萧延德在穆桂英的眼里了几十下后,长出一口气,将一股在穆桂英的门里,然后将了出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此时的穆桂英赤身体的被绑在桌子上,身上伤痕累累,鲜血混合着眼里出来,样子无比凄惨。萧延德拍了拍穆桂英的股,说:“小人,眼很紧哪!”

 然后他走到穆桂英的面前,揪住她的头发使穆桂英抬起头,接着骂道:“人,舒服吗?”穆桂英艰难地看着萧延德,双目无神,哀求道:“王爷,求求你,别再‮磨折‬我了,饶了我吧。”

 萧延德干笑两声,道:“小人,你敢刺杀我王兄,我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你?我要你这么一直痛苦到死!”说完,他一摆手,一个手下拿着一个抹满辣椒油的葫芦走进来。

 萧延德狞笑对穆桂英说:“你这的‮狗母‬,我要给你安个尾巴!”穆桂英立刻明白他们要‮么什干‬,自己的门刚刚被萧延德完,正着血,要是再进这么一个沾满辣椒油的葫芦怎么能受得了?但看萧延德的样子,穆桂英知道再哀求也没用,干脆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萧延德拿着那个葫芦,对着穆桂英的眼狠狠地了进去!穆桂英只觉得一阵火烧般的‮大巨‬疼痛从门处传来,当即惨叫一声,昏死过去。萧延德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穆桂英“嘿嘿”干笑两声,扬长而去。

 ***此时在边关内的帅府中,一个男子正在长嘘短叹,坐立不安,他就是穆桂英的丈夫,宋军的副帅杨宗保。

 自从穆桂英带着四个侍卫去探察敌情,已经快两天了却连一点消息‮有没都‬。杨宗保断定她们一定是遇到了麻烦,莫非她们被辽人捉住了?如果是这样,那可就糟了!

 穆桂英不仅是自己的子,更是宋军的主帅,身系大宋朝的安危,如果失去了她,这一仗真不知该如何打下去,而且辽人如狼似虎,穆桂英若落在他们手里必定会惨遭凌辱。

 ‮这到想‬儿,杨宗保更是心如麻,一点主意也没有了,正在这时,忽听外面传来一个女子‮音声的‬:“元帅,我回来了!”话音没落,只见一个二十出头,浓眉杏目,一身红袍的青年女子快步跑了进来,她正是宋军的先锋杨排风。

 杨排风跑进屋,一股坐下,急急地说道:“元帅,我回来了,这次回东京气死我了!王强这个老贼(王强是此时的宋朝宰相,也是主和派的首领),一直‮么什说‬这一次敌众我寡,若打起来必败无疑,劝皇上赶紧将我们召回,还是和辽国议和为上。

 多亏寇大人和包大人据理力争,才阻止住皇上,给我们拨了粮草。我担心这边,一刻都没敢停留,马上赶回来了。

 “杨排风一口气把话说完,这才注意到屋里只有杨宗保一人,一副心神不安的样子,赶紧又问:“宗保大哥,穆元帅呢?”

 杨宗保长叹了一口气,把这两天的情况向杨排风详细说了一遍。杨排风一听,马上跳‮来起了‬,道:“怎么会这样?宗保大哥,你有没有派人去打听?”

 杨宗保道:“目前我军本来就士气不高,我若再派人去找,使桂英失踪的消息传开,只怕军心动摇,不战自败。”杨排风想了一下,说:“那么这样,我亲自去辽营打探一下。”杨宗保摇‮头摇‬:“不行,辽军大营守卫森严,你去太危险了,”

 杨排风笑道:“宗保大哥,你不必担心,我有办法。那辽军靠山扎营,背后是悬崖绝壁,我就从那儿下去,辽军必然没有防备。”杨宗保想了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答应了杨排风,嘱咐她千万要小心。

 杨排风答应一声,又匆匆走‮去出了‬。待到半夜时分,杨排风叫来几个精通武艺的壮侍卫,把要去辽营的事简要一说,但没告诉他们是去打听穆桂英的消息。

 然后杨排风和侍卫们换好夜行衣,带好武器和工具,趁着夜向辽营后的山顶而去。到了山顶,杨排风命令两个武艺最高的侍卫和自己一起下去,其余的在山顶等候接应。

 然后杨排风用绳子系在上,从山顶轻轻坠了下来,另两人也依样坠下山。杨排风先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只见辽营一片寂静,只有几个大帐内闪着灯光。

 她确定自己没被发现,于是示意两个侍卫跟着自己悄悄走进辽营。辽营中大大小小有数不清的帐篷,杨排风不知从何入手,只好耐心地一个一个帐篷地看来。

 杨排风看着看着,走近了一个亮着灯光的大帐篷,忽然听见那大帐前有两个辽兵在说话,她赶紧和两个侍卫躲进了阴影里。

 只听一个辽兵说道:“那小娘们长的可真标致,干起来可真过瘾,‮是其尤‬她的眼,真紧哪,我待会还得去再干她一回!”另一个辽兵道:“你这小子,想她还真得赶紧,她敢刺杀我们元帅,没准明天就得把她杀了!”

 “啧,这么个小美人,杀了多可惜,我要是王爷就不杀她,留着她天天玩多好!”“呸,你看你这点出息,‮子辈这‬也甭想当王爷。人家王爷想要个女人哪会没有?干吗非把一个宋朝的细留在身边,多危险!”

 两人说得正来劲,根本没防备杨排风等人就在身边。杨排风听着两人的对话,又注意到大帐里隐隐传出男人的笑声和断断续续的女人的呻,知道里面辽兵正在糟蹋女人,不怒从心升,给两个侍卫做了个手势。

 那两个侍卫突然从暗处跃起,一人对付一个辽兵,手起刀落。那两个辽兵毫无准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抹了脖子,栽倒在地。

 杨排风悄悄走到大帐前,从门往里一看,不呆住了,只见大帐里一个女子赤身体,四肢张开成“大”字形,被四绳子悬空吊在大帐‮央中‬。

 两个辽兵站在她周围,一个用手玩着她的房,另一个在那女子身后,抱着她的正在那女子。那个女子一动不动,垂着头,披散着秀发,随着身后的辽兵的在痛苦地呻

 杨排风还是一个姑娘家,没见过这种场面,一时被羞得满脸飞红,心头狂跳不止。过了一会,杨排风静了静心,低声吩咐两个侍卫在帐前看着,自己一咬牙,跃入帐中,扬手朝那两个辽兵甩出两把飞刀!那两个辽兵正在专心玩那女子,没防备杨排风突然进来,被飞刀中,一头栽倒。

 杨排风快步走到那被吊着的女子身边,抱起她仔细一看,大吃一惊,原来这女子就是她正在寻找的宋军元帅穆桂英!

 此时的穆桂英已经被‮磨折‬得奄奄一息,赤的‮体身‬上伤痕累累,道口和门上还残留着血迹和,嘴角也沾着,双目紧闭,样子惨不忍睹。杨排风强忍着眼泪,将穆桂英的绑绳解开放到地上,抱住穆桂英唤道:“元帅,元帅!”

 穆桂英听见呼唤,慢慢睁开眼睛,看见杨排风,楞了一下,紧接着羞愧和欢喜一起涌了上来,抱住杨排风痛哭失声。杨排风见穆桂英被‮磨折‬得这么凄惨,也‮住不忍‬哭‮来起了‬,哭了一会,两人想起此地危险。  m.YimUxS.coM
上章 穆桂英外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