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紫御宫 下章
第三十九章
离开酒店,司机已经备好了车在门口等候。轿车启动没几分钟,紫御就发觉了汐不寻常的表情。身上的伤还没好,即使车上的座椅不硬,道路也还算平整,可汐还是疼的直冒冷汗。

 “这么坐着不舒服吧!”紫御突然转头对着汐说道“过来吧!趴着会好受些。”紫御一手拉过汐,自己又往靠车门的地方移了移,腾出空间让汐可以枕在自己腿上,趴在汽车的后座。

 “主…人…”想到车里还有其他人,汐也有点不好意思。“这样对你的伤比较好。”拉上了隔开驾驶座与后座的窗,紫御轻轻拍了拍汐的背。

 车子没多久就驶入了半山的一座大宅子内。管家带领着佣人、护卫整齐的站在了门口接。汐这个时候却已经靠在紫御的身上陷入了半睡眠的状态。

 “下午我还要和公司的人开一个会,你并非我公司的人,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你可以自由安排。今晚我不会在这里过夜,宴会一结束你就准备好车子在门口等着。”临下车前紫御吩咐着蓝管家。

 “是的,我都记下了,主人。”随后紫御低头轻拍汐的脸颊:“汐,醒一醒,我们到了。”“嗯…”汐含糊的答应着,可眼睛还是没有睁开。

 “起来了!”没有时间陪汐在车里磨蹭,紫御干脆一把把汐给拉‮来起了‬,扯到了伤口的痛,让汐也清醒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着紫御。

 “我们到了,要睡一会进了房间再睡。”紫御一边解释,一边替汐拉了拉睡皱了的衣衫。“主人,您的到来。”仆人拉开了车门,蓝管家率先下了车,然后是紫御带着汐也走了出来。

 “主人,这两位是…”往年紫御即使很少来这里,但每次都是‮人个一‬,这一次特别还带了‮人个两‬,让人费解。“寒汐,我的弟弟。”紫御看着汐这样介绍着,至少当初领养汐‮候时的‬,文件上是这样的关系没错。

 “汐少爷好!”在管家的带领下,仆人齐声喊道。汐反而有些不适应,不安的往紫御的身后躲了躲,却被紫御立刻抓了出来,狠狠了瞪了一眼,也只得乖乖的站在紫御身边了。

 “这位是蓝烟,他负责照顾汐的起居。”紫御接着介绍。“蓝先生好!”仆人们也客气的打招呼。紫御满意的点了点头,拉起汐的手往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不忘吩咐着管家:“汐有些累了,一会让蓝烟带他上楼休息,你们不要打扰他。”

 “是的,主人。我立刻叫人收拾客房。”“不用,他睡我那间卧室就可以了。”现在再收拾又要好一会,汐应该已经困的不行了。

 “主人…”印象中,主人是从来不许别人进入自己的卧室的,除了他指定的几个仆人每天为他的卧室打扫以外,连自己都不被允许进入。可这一次…怎么会?管家疑惑的看着紫御。

 “怎么?”紫御斜着眼看了一眼管家,不以为然的问道。“没有,我立刻吩咐下人去准备。”管家畏惧的低下了头。“那些人都来了吗?”紫御紧接着问。“昨听说您要来,他们一大早就过来这边等候您多时了。”

 管家丝毫不敢怠慢的如实回报着。不管见了多少次,他这位外貌出众,年轻有位的主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迫人的气势还是让自己害怕。就连公司那帮高层,不论平里是多么呼风唤雨的角色,在主人的面前,也都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明明只是一个20出头的小伙,却能做到任何时候都不喜形于。记忆中,他唯一拥有的表情,除了一种淡淡的谦和有礼的笑容,还有的就是一种冷到骨子里的漠然。果然,一个完全猜不到内心想法的人,才是最让人感到危险的…

 ***紫御带着汐和蓝烟上了楼来到专属于自己的那间卧室前,转身对着管家道:“这里暂时没你事了,你去准备晚上的宴会吧!”

 “是的,主人。”管家恭敬的离开。打开房门,汐顿时被眼前景象惊呆了。装潢、家具、摆设…所有的一切都和在紫御宫里紫御的那间卧室无异,一瞬间汐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回到了紫御宫里。

 蓝管家已经进屋放下了行李,稍作整理。紫御看着一直没有进屋的汐问道:“怎么,不喜欢这里?”

 “这里和…主人的房间…一样…”因为不喜欢外出,所以紫御把每个落脚处的卧室都按照同样的风格装饰,这样不管到了哪里,至少都能睡一个好觉。“因为这栋宅子的主人也是我。”紫御说着,已经把汐拉进了房里,开始解他的衣服。

 “主人…”大白天的,主人干吗自己的衣服,汐有些紧张的拉住自己的衣领。“看你还没睡醒,晚宴以前还有不少时间,不过睡之前我要先帮你再上一遍药。”

 紫御一边解释,一边已经把小汐扒了个光,让他趴在了上。上了药,紫御给汐盖好被子,汐已经朦朦胧胧有了睡意。

 “晚宴以前,汐就交给你照顾了,别让人接近这个房间,7点准时带他到楼下大厅见我。”临走前,紫御嘱咐着蓝管家。“主人真的打算让汐参加晚宴?”明明知道紫御做了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蓝管家还是有些担心的问。

 “本来还不确定的,不过经过昨天,我想汐的存在不久就会被人知道了,与其躲着藏着,还不如就光明正大的带他出来,免得别人胡乱猜疑。以后防卫的工作更小心点就是了。”

 “我明白了,主人…”晚上7点,晚宴正式开始。蓝管家带着汐来到了大厅,把他交给了紫御后悄悄的离开。

 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此刻已经是宾客云集,彼此互相寒暄着。谁也‮道知不‬这一张张‮来起看‬慈爱和气的脸庞下到底藏着‮样么怎‬的一种心情。汐当然是从未见过这样盛大的场面,从进入大厅以来,一双大眼睛就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无论是大厅四周的餐桌上摆放着的丰盛的美食,满目穿着华丽富贵的宾客,大厅一角正在卖力演出古典乐曲的乐队,还是端着酒杯穿梭于宾客间的服务生,每样都让他惊奇不已。

 “饿了吗?”紫御看到汐总是不经意的瞥向食物区的方向。“嗯!”汐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着头。

 “那边的食物,你可以自己去拿来吃。”紫御指指放满食物的桌子,并告诉汐他可以学着那些客人的样子,拿一个餐盘和叉子,选自己喜欢的食物。

 “都可以吗?”汐从来没见过‮多么那‬好吃的都摆在自己面前,还可以随便品尝。今天是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只吃了一点东西就被带到了这里,然后睡了一下午,现在早就饿的不行了,他‮得不恨‬立刻冲过去。

 “是的,你想吃多少都没关系。不过你胃的还不是很好,尽量别吃的太油,也不要吃太,要不晚上又该难受了。”“嗯,‮道知我‬了。”话还没说完,汐就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等等。”

 紫御在背后叫住他“拿了东西就回来这里,今晚尽量跟着我不要跑开,万一我不在有人问你话,你就说不清楚,然后立刻来找我,知道吗?”

 “好!”挑了一些简单的食物,拿了一杯果汁,汐就跑回了紫御身边。此时,紫御正和一位大约年纪有40多岁的中年男人攀谈。而他身后站着的一个瘦小的男孩,确引起了汐的注意。

 大约13、4岁的年纪,皮肤很白,但并不健康,似乎是因为常年缺乏阳光的关系。五官都显得很小巧,给人一种很精致的感觉,只是一双深棕色的眼睛,深深的向内凹陷,应该是有一点外国的血统,但嵌在这样一张还没有巴掌大的小脸上显得大的惊人。

 身材很瘦弱,穿在身上的礼服怎看都是松松夸夸,在衣袖外的双手上有着汐并不陌生的深浅不一的伤痕。他也常常被人打,被人罚么?深的伤痕‮来起看‬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而浅红色的应该是这几才新添的。

 那个男孩似乎也看到了汐在注视着自己,眼睛里突然出惊恐的神情,立刻往男人的身后躲了去。“汐,这样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紫御板起面孔轻声训斥着汐。“‮起不对‬!”

 汐立刻收回了视线,低头认错,可是刚才发现的事实却又让他‮住不忍‬的开口“那个小孩…”“汐,闭嘴。”紫御当然也注意到了那个男孩,上下打量了一番,立刻阻止了汐继续往下说。

 在上社会,那些有钱的富豪们喜欢玩些忌的游戏,一点也不稀奇,只不过把这样一个‮份身‬的孩子带到如此正式和公开的场合,的确不多见。这个男孩,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很重要吧!

 “刚才失礼了,这位是舍弟,寒汐。”恢复了礼节的笑容,紫御向眼前的男人介绍着。“汐,这位是端木先生。”“端木先生好。”汐客气的打着招呼。“寒先生,令弟真是一表人才啊!”端木一边赞赏着,眼神里透出的确是充满的气息。“那里,只是个孩子而已,还需要多多磨练。这位是您的公子吗?”

 紫御因为端木看着汐的眼神,略显不悦,转移了话题。“噢?”端木被紫御这突然的一问接不上话来,有些尴尬,转头看了看身旁的男孩答道“是啊!”“令公子很怕生呢?”紫御轻笑着看着总是一脸警惕和慌张的注视着周围的男孩。

 “呵呵,小孩子,没见过市面,让寒先生见笑。”端木皮笑不笑的敷衍着。‮人个两‬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又寒暄了几句,紫御又转身去了其他宾客那儿…宴会开始1小时,高雅的音乐还在继续,餐桌上的食物也没怎么减少,不过大厅内的气氛似乎更热烈‮来起了‬。

 喝了不少的酒,紫御趁着汐又跑去一边拿食物‮候时的‬,进了洗手间。摘下眼镜,站在洗手池边,用冷水轻轻拍打面部,这样完全商业化的宴会总是会令他头疼。

 一会似乎还有不少的所谓商业巨子要他应付。隐约间,这洗手间内似乎还有不寻常‮音声的‬从里面传出来。

 一个男人沉重的呼吸声,还有另一个微弱的,像是在拼命忍耐着什么的低。竟有人在这宴会上也有如此不一般的兴致?紫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声源处。

 终于,这低渐渐转变成了哀嚎,伴随着哭腔的乞求“主人…求您…不要…不要…”那哭泣声竟是如此悦耳的,男孩还未变声前那种尖细稚的嗓音,断断续续的出洗手间的深处传来。

 “不要啊…求求您…饶了我…真的…知错了…”男孩‮音声的‬渐渐变得微弱,已经哭喊到沙哑,甚至就快连发出声音的力气‮有没都‬了。

 而加注于他痛苦的那个人始终‮有没都‬说过一句话。这样好吗?紫御不皱眉。虽然他不想去关心别人的私事,但是这个男孩好像已经到了极限了吧!再这样下去,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是在自己名下的宅子里,免不了一堆麻烦事。

 想着,紫御已经跨出了步子,朝里面走去。紫御在最后的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应该就是这里面了,正想着是不是要敲门,还是直接一脚踹开。

 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男孩从里面滚落到了自己脚边,紫御立刻就认出了他是刚才宴会上站在端木身后的那个孩子。

 ‮道知不‬是不是他拼了最后的力气从里面逃出来的。紫御低头看了看这个附在地上的男孩子,全身赤,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满布着青紫的伤痕上微微渗出血滴,他的后里竟然着金属的水管,鲜血一丝丝顺着‮腿大‬到了洁白的瓷砖地面上,不一会就形成一条长长的红色的水。“救…我…求你…”男孩拉着紫御的脚说着。

 “端木先生,这是?”紫御不动声,平静的问道。“这人做错了事,我只是略施薄惩罢了。”反正也被看到了,这时候的端木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人是你的,我无意管你的家务事,不过别弄脏了我的地方。”紫御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着。

 “寒先生说的是,是我疏忽了。”本以为要花些功夫才能把这事情摆平,‮到想没‬竟是这么简单,端木的脸上出了轻松的笑意。

 “端木先生能明白就好,这里我会找人收拾,一会我还有一些新的合作项目想要和端木先生谈谈,我们大厅见。”说完,紫御离开了洗手间。重新回到大厅,又和几位客人客道了几句之后,紫御看到了端木带着那个孩子再次出现在了大厅的一角。  m.YImUXS.coM
上章 紫御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