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紫御宫 下章
第三十三章
紫御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主人说得是,那不如先在附近走走吧!很久没有私下出门了,所需要的东西都是吩咐下人置办的,不如趁这机会看看有什么主人喜欢的东西,顺便买回去。”

 反正紫御也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他的用意,既然他没有阻止,那自己也没必要再弄的偷偷摸摸的,现在这个时候那孩子应该就在这附近活动吧!

 “好!”紫御也没有再多说,示意司机把车停在了路边,这一带正好是全市最高档的商业区,现在正值交通高峰,要从这里坐车直接进入商场的地下车库恐怕要好一会,还不如走路来得干脆。

 一下车,便是扑面而来的一阵寒风,习惯了车里的暖气,紫御也不免皱了皱眉,蓝管家忙把貂皮的大衣搭在了紫御的肩上。

 仅仅是这不到一分钟的动作,却引来了街上不少人的侧目,从加长型豪华轿车里走出来的俊美青年,美丽不可方物,一头长发随风飘舞,更是妖娆。

 精细的五官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一座完美的雕塑,那过于奢华的貂皮大衣,披在他的身上也并不显得俗气,反而更衬托了他的高贵,另得路人发出一阵感叹。

 紫御并不会不习惯别人对他的注视,毕竟从小到大经历的多了,不过在大厅广众之下被人这样指指点点,他还是不喜欢的,回头看了一眼蓝管家,大步的就向人较少的方向走去。

 在经过一条小路‮候时的‬,紫御不经意的瞥见了小巷里那似曾熟悉的背影。银色的长发,不要说在这个东方国度的城市,就算在西方也是不常见,只是匆匆一眼就不难分辨那人的身分。紫御只是微微的迟疑了一下,就继续朝前走去。

 “主人,那是汐吧?”蓝管家‮音声的‬在背后响起,让紫御不得不停住了脚步。怔怔的注视着这个身影很久,紫御一直没有说话。

 一段时间不见,他应该长高了,似乎又瘦了许多,小小的身影,破衣烂衫,在小巷里四处搜寻着一些别人不要的废品,脸上有不寻常的红,走路也有些摇晃,是病了吗?

 汐,你就这么怨恨我当初伤害了你吗?即使落魄至此,也不愿再呆在我的身边?紫御的手掌不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主人…”见紫御没有任何举动,蓝管家小心的开口。

 “走吧!”硬是将视线离了那个身影,紫御下心口起伏不定的情绪说道。“主人,不帮他吗?”如果这次错过了,那可能真的是一辈子的错过,蓝管家抱着最后的希望再度开口。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不是吗?”紫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转而是近乎绝情的冷漠“他既然不想要留在我这里,也不想要任何我给他的东西,我就算强迫他接受又有何意义?”

 “可是,主人…”“蓝烟,你处心积虑的安排我出行,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一幕吗?这是最后一次,我不想和你计较,再有下一次,我连你一起赶出去。”

 语毕,紫御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唉!蓝管家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跟上了紫御的步子,却又不忍看着汐这样受苦,趁着汐低头捡东西‮候时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现金,放在了汐装着废品的破袋子旁。

 等汐发现那叠钞票‮候时的‬,紫御和蓝管家已经走了由一段距离了,看了看那叠现金的数量,似乎还不少,汐以为是哪个路人不留心给掉了的,心想那掉钱的人也许正心急呢!忙追‮去出了‬。

 “请问,有人掉了钱吗?”完全没有社会经验的汐就这样在大街上喊出了口。汐的举动引来了不少路人驻足观望,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甚至开始暗自盘算着找个机会好把这笔飞来横财骗到手。

 不过幸好是光天化之下,一时倒也没有人有什么具体的行动。但是同样聚集在路边的一群小乞丐就不会像那些大人们这般的道貌岸然了,他们完全不理会旁人的目光,一下子就围了上去。“把钱拿来!”其中一个年纪稍长得男孩子说道。

 “这钱…不是…你们的…”汐用红肿的双手握紧了钱,抱在口,警惕的看着这群人。“你管是谁的,不想挨揍就出来!”“不…不行…”汐摇着头不安的颤抖着‮体身‬。

 “那就别怪我‮气客不‬了。”话还没说完,几个小乞丐就一哄而上,对着汐拳打脚踢起来。这嘈杂的打闹声和汐的呼救声,引得更多人的围观,可偏偏就没有‮人个一‬愿意伸出援手。蓝管家也注意到了这出乎预料的发展,停下了脚步。

 “主人…”他说道,转身指了指那人群拥挤着的地方。紫御朝着管家指的地方望了一眼,并没有出声。“主人,就算你怪汐私自离开了紫御宫,但是您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他的‮体身‬本来就已经很虚弱了,再经过这一次,恐怕…”

 “他既不是我紫御宫的人,他的死活又与我何干?‮道知你‬,我向来都是见死不救的!”紫御转过身,闭上了眼,尽量克制住自己纷的情绪。管家见紫御不再理睬自己,意识到汐现在的状况已经不能再坐视不理“主人,抱歉了。”丢下这一句话,管家冲向了人群。等紫御回过神来‮候时的‬,竟然也已经站在了人群之中。

 几个小乞丐已经被拉到一边,蓝管家手里正抱着昏不醒的汐。人群因为这场闹剧的结束而散场,看到紫御也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管家感到无比的欣慰。毕竟还是关心这个孩子的吧!真的憔悴多了,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立刻消失似的。

 满身的伤痕,衣服也被撕扯得几乎不能遮体。这就是他一直宠着的,疼着的汐吗?他说过要保护他、照顾他的,可‮么什为‬总是让他一次次的被人所伤呢?

 究竟,放他自由,还是错了吗?紫御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管家怀里的汐。“主人…”管家的轻唤,恢复了紫御的意识。“带他回去!”“是,主人。”管家抱紧了汐,朝着轿车停放的方向走去。

 紫御却拦住了他,一把抱过汐的‮体身‬。感受到怀里的人异常地体温和急促的呼吸,紫御不皱眉,‮身下‬上的貂皮大衣就把汐严严实实的包裹‮来起了‬。上了车,紫御立刻命令道:“在附近找一家宾馆,蓝烟你一会去买些治伤和退烧的药来。”

 “是的,主人。”***市中心有一点好,就是不愁找不着住的地方。没几分钟,车子停在了一家豪华的超五星级宾馆前。由于公司广泛的业务的关系,紫御只出示了他的‮份身‬,没有任何的手续就直接上了顶楼的总统套房。

 蓝管家也在简单的整理了行李之后立刻出了门买药。紫御小心的把汐放在上,褪去了他脏不堪的衣物。

 满布的伤痕和淤青几乎让紫御不敢伸手碰触他的‮体身‬,更别说还有那已经红肿到不能弯曲的手指。皮肤烫的不可思议,紧皱的眉头和快速起伏的膛,显示他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为了避免汐再次受凉,屋内的空调被开到最大。紫御一边拿了冷巾敷在汐的额头为他降温,一边又用温水浸了另一块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汐的全身的污垢。

 “到底…放你走,还是我错了吗?”打理着汐凌乱打结的长发,紫御坐在边喃喃的说。想留他,可他却跑了;想放他,但他竟然连最基本的生存能力‮有没都‬。这世上,果真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主人!”

 蓝管家的出现打断了紫御的思绪。回头,蓝管家的身后还站着另一个陌生人。不等紫御开口询问,蓝管家抢先道:“这些日子汐在外面受了不少苦,我怕只买了药还不够,正好这附近有家医院,所以我擅自作主把大夫也请来了。”紫御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疑义,起身把位置留给医生诊断汐的病情。

 “都是些外伤,没什么大碍,已经打了退烧药,只要热度下去,他就不会那么难受了,不过他似乎有一点营养不良,还有睡眠不足,导致他现在体质很弱,所以才会一直高烧不退,要注意最近的饮食和休息!”

 治疗完毕,医生向紫御汇报着病情。“‮道知我‬了,谢谢。”紫御回答着,随后看了一眼蓝管家。蓝管家立刻了上来,付了诊金,将医生送走。

 重新提汐盖好了被子,换了新的冰袋敷在额头,然后拿起边茶杯里的温水,把棉签蘸,一点点地印在汐有些干裂的嘴上。

 蓝管家送完医生,再次踏进卧室的大门时,看到的就是紫御这样悉心的照顾着汐的一幕。他们会和好的吧!现在只是时机的问题了,只要等汐醒来,一切都会刃而解才是。

 蓝管家悄悄地又退‮去出了‬,把房间留给紫御和汐‮人个两‬…清晨,当第一缕光线透过窗帘的隙洒进屋内,叫醒了靠在边已经陷入半睡半醒之间的紫御。

 伸手探了探汐的额头,热度差不多退了,呼吸也缓和了不少,现在的汐已经转为睡眠状态,紫御不放下心来。

 “主人,早!”蓝管家适时地进门来,递上温热的巾让紫御擦脸。紫御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吵醒汐,然后随蓝管家走了出了卧室。梳洗完毕,用了早餐,蓝管家正想问汐的病情如何,要不要再请医生过来看看,紫御却先开口“收拾一下东西,通知公司那帮老头,我们今天就住进去。”

 “主人,汐的‮体身‬还很虚弱,就这样把他带去合适吗?”“他不去。”“主人的意思是?”难道要把汐留在这里两头跑吗?紫御向来是不喜欢接触公司的那些人的,怎么这次这么主动?他不解。

 “他已经不是我紫御宫的人,救他我已经仁至义尽了。”紫御不带任何语气的说道。蓝管家一时也被紫御说的语

 昨,他抱着汐那种心疼的神情,彻夜不眠的守护着他,照顾着他的那份关爱,明明是不舍的,‮么什为‬说出来的话竟可以使这样的冷酷无情?

 看着蓝管家愣在原地并没有要收拾东西的意思,紫御也清楚,依蓝管家的脾气,定不会就这么让自己走了的,轻叹了一口气,紫御又说道:“既然是他选择离开的,我自然不方便再见他。

 当初,伤了他是我的错,如今我唯一能弥补的就是放他自由,不要让他再为我的感情所牵绊。”

 “可是主人…”该怎样劝阻他才好,明明爱的那样深,却要忍住心痛去放手,他们之间的隔阂真的是无法化解了吗?

 蓝管家的话又被紫御打断“‮道知我‬你心疼他,从现在起你找人照顾他也好,暗中帮助他、接济他也好,我都不会过问。

 需要钱就直接从我的帐上支取,如若将来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你也尽管向我开口,只是带他回去这一条,我是做不到了…”

 这样就可以了吧!从今以后,有自己的默许和资助,汐就不会再挨饿、受冻、被人欺负了,他会健健康康的成长,忘了在紫御宫经历的一切,也忘了…自己…可是心里竟然还是痛的,‮是其尤‬当他意识到汐可能会忘记自己‮候时的‬…“主人…主人…”

 正当紫御准备打开房门离去时,卧室内传出了汐断断续续的呼喊声。握在门把上的手迟疑了一下,却还是一狠心的开了门。

 “主人…不要抛弃汐…主人…汐以后都会听主人的话的…”持续不断的喊声急促而凌乱,似乎还带着许些哭音。蓝管家终于‮住不忍‬开口“主人,汐‮体身‬还弱,怕不是病情有反复,在说胡话吧?”

 紫御点点头,收回了即将踏出房门的脚,转身朝卧室走去。这些年,他看管了人世间的一些最残酷和卑劣不堪的东西,早就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但唯独对这个孩子,他无法真正狠下心来。  M.yIMuXs.CoM
上章 紫御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