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紫御宫 下章
第十六章
再次翻阅了一遍关于这个新奴隶的资料,当然也包括了他的主人吴非也并‮道知不‬的一些过往的经历,紫御踏进了调教室。“你的名字?”

 “我叫昕,紫御先生。”昕低着头小声地回答。“以后要叫我主人,在紫御宫,我就是你的主人。”紫御用平静的语调说着“抬起头来。”

 “是的,主人。”昕在紫御的命令下,抬起了头。刚才在客厅,他只是低着头站在主人的身边,惆怅的想着自己就要离开最爱的主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完全没有心思去注意其他的人或事。

 这是昕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注视紫御。他很美,一种妖冶的美,让人无法拒绝,他也有足够的气势,不怒自威,让人不自觉地想拜倒在他脚下。

 昕半信半疑的想着:‮人个这‬,就是主人口中最优秀的调教师?是因为调教得手段一,还是因为那些人根本就是恋上了这张美的脸庞?“看够了吗?”

 紫御冷硬的话语打断了昕的思绪。“‮起不对‬,主人。”昕知道长时间的直视着主人是不礼貌的表现,忙低下头道歉。“起来吧!在正式开始调教以前,我有必要先给你立立规矩。”在紫御的指引下,昕站到了房间正中的钢柱前。

 “第一次只是10下藤条,为了让你明白,从现在起,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你只能也必须听命于我。”“是的,主人。”10下藤条,会疼,但对于昕来说‮是不也‬不能接受的酷刑,毕竟他接触SM也有些年数了,小小的10下藤条,他完全可以承受。

 紫御拿过一副皮质的手铐把昕的双手锁在了钢柱上,并命他把上身放低翘起部。“记得报数,不许大声叫喊,更不许动。”紫御一边拿起藤条在空中瞄准了方向,一边叙述着规矩。“是,主人。”

 “啪…”“一!”第一下藤鞭打在昕的上,紫御并没有太用力,只留下一道鲜红的印记。“啪!”“二!”几秒钟的间隙后,紫御第二次挥动了藤条,第二道平行的红痕也出现在了昕的股上。

 “啪…”然后是第三下,第四下…紫御打的不急不缓,每一鞭之间都保持着相同的间隔,每一鞭都打在未曾受到鞭打的瓣处。昕也是很清晰的报着数,甚至喊声愈渐的精神起来。10下藤条过后,紫御解开了手铐,让昕靠在钢柱前休息。

 昕一只手扶着钢柱支撑着因为疼痛而有些虚弱的‮体身‬,另一只手确是迫不及待的抚上了自己微微抬头的‮身分‬。“啪…”一条短鞭,瞬间打开了昕握着‮身分‬的右手。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昕也吃了一惊,不可置信的看向握着鞭子的那个人。“谁准你碰的?”紫御厉声说道,下一鞭子不偏不倚的正打在了昕充血的望上。“啊…”比起刚才藤条的痛,此刻的痛苦才更让人难忍,昕伸手想去碰触被打得地方,却也害怕紫御手中的鞭子,而昕的‮身分‬却因为这样的刺的更大了。

 紫御作势又挥了挥鞭子,吓得昕一下子闭上了双眼。“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奴隶是没有资格得到高的,你听清楚了?”

 “是,‮起不对‬,主人。”“戴上这个。”紫御拿出一个金色的茎环,扔到昕的面前“这是为了时时提醒你,你必须学会控制自己的望。”“主人…”昕楚楚可怜的望着紫御,想要求饶。“怎么,你是想我亲自帮你戴上?”

 话音未落,紫御的手掌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昕硬的‮身分‬上,引起昕一阵痛呼。“主…人…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

 只是被这样用力的捏着昕已经痛的受不了,要是在起的状态下强行的套上茎环,那痛苦可想而知。昕害怕的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那就快戴上,别让我再说一次。”紫御松开了手,昕因为疼痛而急促的着气,可这次他也不敢有半点迟疑,强忍着把自己的望平息了下去,然后拿起茎环戴上。

 “你的卧室在走廊西边的最后一间,没有我的允许,你最好别到处走动,伤口觉得疼的话房间头的柜子里有药膏,还有其他的事情一会蓝管家会‮你诉告‬的,你现在可以回房间了。”

 “是,谢谢主人…”***因为汐的生日紫御特别吩咐老师可以停课一天,于是汐也就一直在房里跪着,其间蓝管家倒是有来看过2次,不过汐却固执的‮意愿不‬起来,说是一定要等到主人来。

 相对于前几月紫御只是在这里度假,现在的紫御每天却有很多公事要处理,等忙完了所有的事情来到汐的房间时已经是过了午饭‮候时的‬。

 汐的房间的硬木地板可不比调教室的长羊绒地毯,一昼夜下来,膝盖早就疼得麻木,再加上身上的鞭伤和缺乏睡眠,当紫御走进房内‮候时的‬,看到的是一个面色惨白、浑身冷汗、摇摇坠的身影。“怎么还跪着?”紫御皱了皱眉头说道。

 昨自己是在气头上打了他还叫他跪着反省,可他也没料到这孩子竟然就这样跪了一天‮夜一‬,这要是伤了‮子身‬那可怎么得了。

 “主人!”汐紧握了拳,强打起精神说道“汐做错了事,让主人生气了,请主人责罚。”“起来吧,知道错了就好!昨天我的确很生气,不过现在打也打了,罚也罚了,你只要记得以后不许再犯了。”

 所有的心事终于放下,汐安心的撑起‮子身‬想要站起来,可却不料膝盖早已失去知觉,这突然的动作让他疼得直哆嗦,眼前也顿时陷入了黑暗。

 汐醒来‮候时的‬,正躺在房中的大上,身上的伤已经被上了药,紫御就坐在了边。转头看向窗外,时间已近黄昏,看来自己昏睡了由一段时间。

 “主人…”汐挣扎着想坐起来,可膝盖依旧是酸疼的无法用力,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别动。”紫御扶着他靠在了自己身上“‮样么怎‬感觉好点没有?”“好…多了。”

 汐低着头小声地答道,靠在紫御的怀里,听着紫御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闻到紫御身上传来的令人舒心的淡淡香气,汐又不脸红起来。“时间不早了,今天我特地让厨房多准备些你喜欢吃的东西,既然‮体身‬好些了,就一起下去吃饭吧!”

 不等汐回话,紫御已经帮他穿好了衣衫,抱起了行动不便的汐走下楼去。餐厅里,果然是难得一见丰盛的晚餐,各式菜肴一样不缺。汐毕竟也饿了一整天了,一下子见到这么多美食,又有主人的陪同,吃的不亦乐乎。

 没过多久就着鼓鼓的肚子靠在了椅子上,一脸的足。紫御看到他完全忘了礼节吃的满手满嘴的油腻,倒也没有责怪,只是宠溺的拿起了餐巾温柔的替他擦了擦“好吃吗?”

 “好好吃。”“别吃太撑了,还有东西呢!”说着,紫御吩咐仆人端上了一大碗面。“主人?”

 汐眨了眨眼看着新端上来的东西,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今天是汐的生日,忘记了吗?”紫御拿起一个小碗,亲自盛了一碗寿面递到汐的手中。

 “谢谢主人。”汐小心翼翼的捧着面碗,本以为昨天惹得主人生气,主人一定又要好几天不理他,可每想到主人竟然早就为自己准备了生日,真的让他感动地‮道知不‬‮么什说‬好,眼睛里闪动着幸福的泪滴。

 “别看了,面要凉了。”“哦。”汐被紫御这么一提醒,终于拿起筷子,可刚才的美食已经让他撑得不能动了,这一碗普通的面,他却是怎么也下不了口。

 “过生日的话,不吃面条要长不大的。”紫御轻笑着哄着汐“如果你乖乖的吃碗它,今天晚上我就陪你一起睡,而且还有礼物给你。”

 “嗯!”这番话果然管用,汐也顾不得涨的难受的胃,就大口大口的吃起面来。几口下了面条,汐摸着的胃,还足的打了个嗝,他真的再也吃不下了。

 紫御又把汐抱起来上了楼,这是汐第一次进入紫御的房间,漆黑色雕花的‮大巨‬木门里面,竟也是满目的墨装饰。墙壁、天花板、地板全部都被刷成黑色,连所有的窗帘、家具也都是黑色的。

 如果没有灯光的照,这间屋子白天也和黑夜没有区别。汐花了不少时间才让自己的眼睛适应这里,紫御已经在浴缸里放好了热水,抱着汐坐了进去。

 浴室里弥漫着一股甜甜的橙子香气,原来还因为吃得太而觉得难受的汐,在闻到这样的味道后竟然觉得舒服了许多。身上的鞭伤和膝盖的淤青一接触到热水,还是刺疼的让汐不安的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贴得紫御更近。

 浴缸很大,足可以容纳十多个人同时沐浴,紫御让汐靠着一边坐下来,手指或轻或重的着汐膝盖上的淤血。起初汐还是疼得向边上挪动着‮体身‬,却被紫御一把给拉了回来“放松,把眼睛闭上。”

 紫御洗澡所用的水都是不远处山上引进的温泉,加一点甜橙味的油不仅能活血化淤,还能使身心放松。

 开了汐膝盖上的淤青,紫御开始轻轻的擦拭起汐全身的皮肤。本来就细的皮肤加上微热的水温和‮擦摩‬,不一会汐的全身就呈现粉红色,温泉水和油的‮效药‬也渐渐渗入皮肤。

 恰到好处的‮摩按‬让汐整个人完全放松的软绵绵的倒在了浴缸边上,几乎就要睡着。“啊…”后在这时突然被入侵,汐一下子惊觉的睁开了眼,不适的‮动扭‬着‮体身‬。

 “这里也要好好的洗干净呢!”紫御在汐的耳边故意用暧昧而沙哑的口气说着,汐一下子就红了脸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任紫御在自己身上摆弄。

 从一手指,增加到两,温热的水伴随着紫御手指的动也不断的进出着汐的体内,肠壁被轻微的刺,汐止不住地呻起来,小小的‮身分‬也有了反应。

 “唔…哈…主人…”汐的双手攀上了紫御的颈,将‮体身‬贴的更近,‮身下‬不自觉地随着紫御手指的律动而动着,立的‮身分‬‮擦摩‬着紫御的腹部,企图得到释放。

 而紫御却像是故意在作弄他似的,故意把‮体身‬移到了汐的身后,手指的动作却加快了许多。“主人…哈…”得不到足的汐终于‮住不忍‬用手抚上了自己的望,可却又立刻被紫御给拉开。

 “主人…”汐睁开了蒙的双眼,哀求的看向紫御。“想要?”紫御半眯着眼,媚的笑着。汐立刻点着头。“那就这样出来!”紫御把汐的双手都钳制在了身后,轻吹着气在汐的耳边说到,手指送的力度也加大了。

 “啊…哈…”经过几个月的调教,汐感的‮体身‬已经能对后的刺产生反应,但仅凭这就要达到高,他还办不到。

 汐只能不住的呻着,在水里‮动扭‬着‮体身‬。这样的一幕幕,对紫御来说又何尝不是刺。他何尝不想立刻拥有这样一具人的‮体身‬,但是在汐身心都真正的作好准备以前,他还需要忍耐。

 “啊…主人…哈…求…你…”‮动扭‬转变为挣扎,紫御知道汐已经不能承受更多,他的开始落在汐小巧的耳垂,用牙齿轻咬、用热的舌噬整个耳廓。

 “汐睁眼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吧!”汐缓缓地睁开眼,面前恰巧是一面比一人高的镜子,他清楚地看见自己在水中剧烈的‮动扭‬着‮体身‬,不断就溅起小小的水花,满是情的双眼,既享受又痛苦,还有那个不停的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哀求声。

 “汐原来也是这样的呢?”“啊…”随着紫御充满情的‮逗挑‬话语,他终于在一声尖叫后在水中出了粘白的体,瘫软在紫御的怀里。

 洗完澡,紫御用浴巾包裹住汐放到了卧室的大上。虽然刚才在浴室里的一番折腾已经让汐四肢无力,可难得有和主人共处一室的机会,汐还是‮奋兴‬得不想睡觉。他撑起光溜溜的‮子身‬,坐在上,睁大了眼睛在房内左看右看。

 “还不困吗?你昨天可是一晚都没睡觉。”紫御弄干了自己的长发,又拿了一块巾擦起汐漉漉的头发。  m.YImUxS.coM
上章 紫御宫 下章